<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
  • 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

    集體勞動爭議糾紛-朱峰律師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23日 瀏覽次數:539

    基本案情

    2015年8月,嘉興市秀洲區最大的差別化化學纖維生產銷售企業——浙江龍滕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因經營困難,發生大規模集體欠薪糾紛,800多名基層員工普遍被拖欠工資報酬長達2-3個月,企業全面停產、員工上訪討薪。事件發生后,朱峰律師經指派第一時間進駐企業,了解糾紛情況,并為員工提供包括法律咨詢、證據搜集、選舉職工代表等法律幫助,并引導員工通過勞動仲裁理性維權,預防發生大規模群體事件。

    后,朱峰律師與全體員工推舉的5名職工代表共同簽署了本案委托手續并在統計制作相關員工花名冊、經濟補償金名單、補繳社保名單與完成證據固定和搜集后,以886名員工名義向嘉興市秀洲區勞動仲裁院申請集體勞動仲裁,請求裁決:浙江龍滕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補發工資報酬5439542.82元;賠償788名員工經濟補償金4042355.61元;補繳259名員工自2015年5月-8月間的養老保險。

    最終,經多方協調和努力,員工與用人單位達成仲裁調解并簽署勞動仲裁調解書,員工的絕大部分仲裁請求獲得支持。自此,本案集體勞資糾紛得以妥善解決。


    爭議焦點

    1、部分員工入職前曾在用工單位所設立的關聯企業工作多年,在確定經濟補償金工作年限時,是否應當連續計算?工齡連續計算后,在用人單位工作時間跨越2008年1月1日,解除勞動關系后補償年限最長應當如何認定?2、經濟補償金的計算基數,是否包括計件工資、津貼、加工工資等?上述爭議系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在本案中的主要爭議矛盾。

    針對該爭議焦點,朱峰律師搜集、整理了現行法律法規與浙江省的規范性文件關于經濟補償金的相關規定。依據規定:

    (1)《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第十條規定:勞動者非因本人原因從原用人單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單位工作的,勞動者在原用人單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計算為新用人單位的工作年限。所以,勞動者經用人單位指派在原用工單位的工齡可以計入新單位。

    (2)《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若干問題的意見》(勞部發[1995]309號)第53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中的“工資”是指用人單位依據國家有關規定或勞動合同的約定,以貨幣形式直接支付給本單位勞動者的勞動報酬,一般包括計時工資、計件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延長工作時間的工資報酬以及特殊情況下支付的工資等。所以,津貼、補貼、獎金等可計入經濟補償金的計算基數;而加班工資、報銷款一般不含在經濟補償金的范圍,且經濟補償金的計算基數應當是未扣除個人社保、個稅及公積金部分,即應發工資。

    (3)《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浙江省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二)》第12條,《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經濟補償的最高支付年限為十二年。勞動者工作時間跨越勞動合同法實施之日,依法計算的工作年限超過十二年的,經濟補償金最多支付十二個月工資。


    案例評析

    集體勞動爭議糾紛,有別于一般的個人勞資糾紛,稍有處理不慎,極易引發社會性矛盾和群體性事件。因此,律師在辦理此類案件過程中,及時了解勞動者的內心訴求,安撫勞動者的情緒,并結合法制宣傳、法條解讀、案例剖析等方式引導勞動者通過司法途徑理性維權。

    在與勞動者建立委托關系后,因每個地區對于《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等法律法規在具體施行過程中,根據當地情況可能會存在不同的規定與理解。所以,在起訴或仲裁前,律師還應了解當地相關法律規定與具體司法判例,確定符合案件實際的訴訟策略與方案。

    同時,在案件受理后律師也應及時關注案件的審理進程,適時的與案件承辦人溝通、交流,有利于勞動者的訴求獲得法庭或仲裁庭的支持,取得較好的法律效果與社會效果。

     

    撰稿人:朱峰律師

    2019年5月15日


    相關律師Relevant Lawyers
    <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