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
  • 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

    委托合同糾紛——張淳怡律師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23日 瀏覽次數:540

    一、  案情焦點

    2012年11月14日,葉某與A公司簽訂《商鋪委托經營合同》,合同期限自2012年5月1日開始計算至2022年4月30日止。合同約定葉某在委托經營期間有權定期向乙方收取商鋪委托經營回報利益和商品房屋、設備使用折舊費:第一年至第三年支付29萬元,第四年支付14萬元,第五年支付12萬元,第六年至第十年按實際租金的90%支付。

    2018年1月,葉某將A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解除雙方簽訂的《商鋪委托經營合同》,A公司騰空并搬離涉案商鋪,同時承擔違約金10000元,賠償租金損失141748元。

    葉某認為合同履行存在以下問題:

    1、A公司沒有對受托的涉案商鋪進行妥善處理,涉案商鋪現由B公司出租,而非A公司,違反了合同約定的委托經營期間一切經營活動均由A公司以自己名義進行的約定;

    2、A公司作為受托方,沒有盡到披露、報告等相關附隨義務,A公司未履行合同義務,未將真實的商鋪占有情況告知;

    3、《商鋪委托經營合同》顯失公平,葉某委托A公司經營涉案商鋪的根本目的是為了能夠收取租金,據葉某了解其周邊商鋪的租金已達到半間8萬元,但A公司僅支付了9000元,該行為致使合同根本目的無法實現。

    葉某認為,本案為典型委托合同,A公司怠于履行受托人義務,葉某有權單方面解除合同并要求賠償損失。同時A公司的行為致使合同根本目的無法實現,葉某有權法定解除《商鋪委托經營合同》。


    二、  辦案思路

    在接到被告A公司的委托后,張淳怡律師研究了雙方簽訂的《商鋪委托經營合同》,也了解了涉案商鋪的基本情況,認為葉某的訴請沒有事實與法律依據。

    一、雙方簽訂的《商鋪委托經營合同》應屬房屋租賃合同。合同中約定每年被告向原告支付收益,其中前五年為固定收益,后五年為不固定收益,為隨行就市的市場浮動價格;原告產權轉移給第三人合同的權利義務隨之轉移;任何方都不得擅自變更、解除本合同等等。這些條款均是典型的房屋租賃合同合同條款,同時,合同中并未約定原告預付被告的費用或報酬,也未約定在合同的履行過程中被告需按原告的指示和經原告同意后進行相應活動等,委托合同特有的合同條款。雖然合同名稱為“委托經營合同”,但該份合同事實上應為房屋租賃合同。

    二、不存在原告所稱的以他人名義進行經營活動。涉案商鋪為府綠項目的一部分,該項目開發商為B公司,房屋自持率為83.4%。由于該項目出售時,B公司未取得相應的房屋租賃資質,故委托關聯公司A公司進行租賃合同,所有產生的費用及給業主的商鋪收益事實上均由B公司支付。后B公司取得相應資質,便以自己名義從事租賃事宜,將涉案商鋪出租給案外人。雖《商鋪委托經營合同》中合同相對人是A公司,但實際相對人一直為B公司。

    三、A公司及B公司已盡到合同義務。簽訂《商鋪委托經營合同》后,兩公司一直積極對外招租,也將相應情形告知給原告。

    張淳怡律師認為,委托人沒有嚴重違約,原告的根本目的——收取租金也能夠實現,原告無權解除雙方簽訂的合同,也無權要求騰空并搬離,更沒有理由要求委托人支付違約金及賠償損失。


    三、  裁判結果

    法院在研究了雙方提供的證據,聽取了雙方律師的觀點后,采信了張淳怡律師的觀點。

    法院認為雙方簽訂的并非為單純的委托合同,雙方簽訂合同的目的是原告取得收益,被告已按合同約定的收益按期支付給原告,故不支持原告解除合同的訴請。

    法院認為,被告已舉證其向原告支付了相關租賃費用,且原告未能舉證證明因此存在損失及具體的數額,故亦不支持原告要求被告支付違約金并賠償損失的請求。

    最終,法院駁回了原告葉某的全部訴訟請求。


    相關律師Relevant Lawyers
    <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