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
  • 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

    張某犯合同詐騙罪一案-孟佳君律師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23日 瀏覽次數:514

    一、案情焦點

    2017年4月,張某在嘉興市南湖區、秀洲區以可買到某小區的房子為名,與三名被害人分別簽訂協議并收取資金合計30萬元,后張某將上述資金用于償還個人債務,使得該款項無法返還。

    2017年5-6月,張某在嘉興市南湖區、秀洲區采用簽訂協議的手段,虛構可以幫助5名被害人購買到某小區的房子的事實,從被害人合計騙取47萬元用于償還個人債務。

    南湖區人民檢察院以張某犯合同詐騙罪、詐騙罪對其提起公訴。


    二、辦案思路

    2017年6月23日,張某的父親委托我所作為張某涉嫌詐騙罪的辯護人,在本案公安偵查、審查起訴和法院審理一審階段為其提供刑事訴訟法規定的法律服務。在會見了張某,翻閱了案卷材料后,辯護人認為,對起訴書指控的張某犯合同詐騙罪沒有異議,但對起訴書指控的第二部分事實認定詐騙罪有異議,應認定為合同詐騙罪。主要辦案思路如下:

    1、《刑法》第224條規定,合同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采取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等欺騙手段,騙取對方當事人的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本案從犯罪客觀上看,被害人與張某均是通過簽訂意向金協議的形式,最終非法獲得了被害人數額較大的行為,行為本質符合構成合同詐騙罪的客觀要件。

    2、張某在主觀上是在履行合同過程中實施的詐騙行為,而非事先虛構。

    首先,案發時處于嘉興市房地產火熱和監管混亂的時段,某小區也屬于熱門小區,市場上普遍存在加價選房、加價內售等混亂局面。案發時,張某從事房產中介業務,通過庭審和證人張曉麗的證言,也可以證明確實存在與某物業公司一經理談妥加價10萬元可以獲得房源的事實。

    其次,張某從事房產中介,在從張曉麗處獲得信息后,知曉此為商機,并且很可能以此謀得高利潤,因此在與被害人簽訂協議時,張某若存在有非法占有被害人意向金的主觀故意,不合常理。

    第三,在合同的履行過程中,因為張某過于輕信張曉麗信息,又迫于債務的壓力,將部分意向金用于歸還個人債務。同時,因17年5月某開盤臨時變動了全部銷售人員,導致張某與張曉麗約定的房源未能實現。這期間,張某事后未有退款,又將意向金部分用于歸還個人債務,主觀上發生了轉變,存在詐騙行為,但這一行為發生于合同履行過程中。

    3、張某具有如實供述、初犯偶犯、主觀惡性小、真誠悔罪、認罪態度好等從輕情節。


    三、裁判結果

    本案于2018年11月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法院經審理認為,張某是提供房屋居間買賣服務的人員,但其對為相關人員購得意向房源并沒有實際履行能力、行為。張某與他人簽訂協議、合同并導致被害人基于對此協議、合同以及其身份的信賴而交付意向金,而后其將收取的資金用于償還個人債務。

    該行為屬于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他人財物,應以合同詐騙罪一罪處罰。依照《刑法》第224條、67條第3款、第64條之規定,判決:

    1、被告人張某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并處罰金5萬元。2、責令張某分別退賠各被害人。

    嘉興市南湖區人民檢察院在法定期限內提起抗訴,認為:1、現有證據足以證實2017428日張某已知無法拿到房子,但此后仍虛構相關事實,以簽訂房產買賣合同、購房協議的形式騙取資金并揮霍。2、一審判決對張某量刑畸輕。

    嘉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過程中,嘉興市人民檢察院認為抗訴不當,撤回抗訴。嘉興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原判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嘉興市人民檢察院撤回抗訴,應予準許。據此,依照《最高法關于適用刑訴法的解釋》第307條、第308條之規定,裁定準許嘉興市人民檢察院撤回抗訴。

                                 

    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

    孟佳君  律師

    2019年5月29日


    相關律師Relevant Lawyers
    <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