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
  • 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

    原告嘉興星某公司與被告慕某股權轉讓糾紛案-孟佳君律師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23日 瀏覽次數:445

    一、案情焦點

    龍某公司原股東為慕某(持股比例51%)與劉某(持股比例49%),原告主張2017年7月10日,其與被告簽定了股權轉讓協議,雙方約定以35萬價格將慕某所持有的100%的龍某公司的股權轉讓給原告。

    后原告法人孫某向慕某支付35萬元,但慕某未按協議轉讓,反而將龍某公司轉讓給第三方。

    原告星某公司于2018年7月11日向南湖區人民法院起訴被告慕某,請求判令解除原告與被告于2017年7月10日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以及被告返還原告的轉讓款25萬元。

     

    二、辦案思路

    被告慕某在收到應訴材料后,委托本所代理其一審階段的全部事宜,代理律師接受委托后,翻閱了應訴材料、向慕某了解了本案發生的相關情況,主要辦案思路如下:

    1、經向慕某詢問,慕某陳述其和劉某(原龍某公司另一股東)已將股權轉讓給原告,不存在未轉讓股權的事實。經與慕某核對,慕某對原告星某公司向法院提供的附件6、7顯示龍某公司已將股權轉讓給了沈某的事實予以否認。并提出由原告提供的股東聲明、股權轉讓協議上“慕某”的簽名都不是其本人所簽。

    2、經向另一股東劉某詢問,劉某陳述其委托慕某轉讓其所有的股權,其同樣提出由原告提供的股東聲明、股權轉讓協議上“劉某”的簽名都不是其本人所簽。

    3、在告知了慕某與劉某,向工商舉報沈某涉嫌虛假登記,若被查實的話,可能會被工商撤銷虛假登記的事實,但同時要對龍某公司進行罰款,罰款主體是慕某與劉某。兩人均表示了解了風險,但仍希望向工商舉報。

    4、在向工商部門舉報后,金某、嚴某接受了南湖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詢問,通過金某、嚴某的筆錄,固定了下來以下事實:原告委托嚴某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手續,被告未委托過,同時在2017年7月10日,慕某將龍某公司全部資料、章證交給孫某,金某受孫某指示,將龍某公司股權變更給沈某名下。

    5、另一方面,因本案有涉及虛假訴訟的可能性,因此,慕某也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在受理后,向沈某詢問,通過沈新話的詢問筆錄,可以固定以下事實:第一、沈某與星某公司法人孫某共同商量、收購龍某公司,并與龍某公司原股東商定收購龍某利公司全部股權價35萬元,該35萬元中有7萬元由沈某出資。第二、龍某公司工商股東變更登記從原股東慕某、劉某變更至沈某之事,全部由孫某安排和實際交由會計辦理。第三、龍某公司變更后的公章、法人章、財務章由孫某及其公司保管。

    6、同時,通過查詢龍某公司法定代表人信息、聯絡員信息,財物負責人信息,我們發現,其中法定代表人等人員信息中,留的電話號碼均為孫某的號碼。

    7、我方認為,根據現有的證據,可以很明確地得出是孫某提議并指示代辦人員將龍某公司股權變更登記到沈某名下。造成形式上慕某與星某公司的股權轉讓構成違約,而又無法繼續履行的現狀。

     

    三、裁判結果

    經過庭審,我方出示的證據足以證明孫某提議并指示代辦人員將龍某公司股權變更登記到沈某名下。造成形式上慕某與星某公司的股權轉讓構成違約,而又無法繼續履行的現狀。法院審理后,采納了我方的意見,判決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本案通過代理律師的梳理,不懈地搜索案件證據,通過向工商部門舉報、向公安機關報案的方式,將有利于我方的證據通過筆錄的形式固定下來,從接受委托后的被動局面到最后法院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最后取得了令人滿意的效果。

     

    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

    孟佳君  律師

    2019年5月29日


    相關律師Relevant Lawyers
    <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