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
  • 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

    李某故意毀壞財物罪一案-孟佳君律師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23日 瀏覽次數:438

    一、案情焦點

    2018年中旬,某派出所接到被害人報案稱其在某酒店房間內被一男子差點強奸,經調查,民警發現李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同日,南湖區公安分局做出了對被害人被強奸案一案立案偵查的立案決定書。

    李某于2018年5月刑事拘留,后被南湖檢察院批準逮捕。

     

    二、辦案思路

    李某被采取強制措施后,李某家屬第一時間為涉嫌犯罪的李某聘請了律師,為李某提供有效辯護,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辯護人介入案件后,通過與公安機關的交流、會見犯罪嫌疑人李某、查閱案例,同時進行大數據對比分析,我們發現案件有諸多疑點,因此在偵查階段向公安機關提出詳細辯護意見,認為李某不構成強奸罪。辯護思路如下:

    1、雙方當晚就嫖娼一事經過商量,錢某同意。并且在離開包廂前,李某向錢某的微信轉賬了8888元的嫖資。若雙方沒有合意,李某直接支付如此大額的錢財給小姐,有違常理。

    2、錢某進入11217房間前的客觀行為,能證明其明知且同意將要與李某發生性關系。由于錢某工作的特殊性,在李某已在包廂里明示晚上想讓其“出臺”過夜并向其微信轉賬8888元后,仍與李某等人前往酒店,可以印證李某與錢某就出臺之事商量過,且錢某同意。

    3、李某與錢某進入房間后,是否存在李某違背婦女意志強行發生性關系的問題。辯護人認為,不能僅僅憑借錢某與李某發生推搡、物損,就判定李某有違背婦女意志強行與其發生性關系的主觀故意。根據李某陳述,當晚兩人進入房間不久,錢某手機響起。通話結束后,錢某要離開,李某亦未表示反對。此時已凌晨2、3點,錢某聯系其朋友來接,在確定其朋友來接后又重新電話,這一反常態呃行為引發了李某的警覺,因此要求錢某掛斷電話,錢某不肯,李某繼而上前爭奪手機,引發肢體沖突,造成錢某受傷,手機摔壞。

    4、事發次日,錢某收取了李某微信轉賬的8888元。雖手機被摔壞,可視為賠償,但8888元和錢某手機實際損失不對價。另,錢某收取錢款的時間點過于敏感,不排除錢某當晚就是同意出臺,事后收錢的可能性。

    5、李某一直否認有對錢某強奸的主觀故意和客觀行為,本案又存在諸多疑點,辯護人認為,辦案機關應當從疑罪從無的原則出發辦理。

    6、積極組織李某家屬積極對錢某的損失進行賠償,同時,由錢某向公安機關出具了諒解書。

     

    三、移送審查起訴及裁判結果

    在辯護人向公安提交了相關辯護意見后,南湖區公安分局后以李某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罪一案移送嘉興市南湖區人民檢察院。經南湖區檢察院決定,對李某被取保候審。南湖區法院之后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經過法庭審理,依照《刑法》第275條、第67條第3款之規定,判處被告人李某犯故意毀壞財物罪,單處罰刑。

    本案作為在公安偵查階段以強奸罪立案,若按照刑事訴訟的流程,李某很有可能會面臨以強奸罪定罪處罰的局面,起刑點就在3年。

    而經過了辯護人對案情的不斷斟酌,反復考量,向公安機關提交辯護意見,積極組織李某家屬賠償被害人損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諒解。使得公安機關在偵查階段就改變罪名,以故意毀壞財物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

    同時,通過辯護人的不懈努力,在審查起訴階段中,對李某取保候審成功,并最終經法院審判,判處其犯故意毀壞財物罪并判處罰金刑。這與最開始的強奸罪名所需要承擔的罪責有著天淵之別。


    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

    孟佳君  律師

    2019年5月29日


    相關律師Relevant Lawyers
    <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