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
  • 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

    車主未購買交強險時如何承擔賠償責任-馬龍翔律師
    發布日期:2019年07月23日 瀏覽次數:434

    基本案情:

    2016年12月8日7時15分許,黃某駕駛自己所有的無號牌正三輪車在路上行駛時,與對向行駛的由被告鄒某(也是車主)駕駛的大眾轎車發生碰撞,造成黃某當場死亡及兩車不同程度受損的道路交通事故。

    2017年3月25日,當地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認定被告鄒某負此次事故次要責任,黃某負此次事故主要責任。

    被告鄒某駕駛的大眾轎車沒有購買法定交強險在內的任何保險。

    死者黃某系1961年9月24日出生,系農村戶口,但長期在城鎮工作居住。其生前共生育了四個子女,即原告黃某甲、黃某乙、黃某丙、黃某丁。原告余某甲系黃某的母親,原告余某乙系黃某的妻子,黃某的父親已去世。


    委托律師:

    事發后,死者妻子余某乙、母親余某甲及子女四人向浙江天鴻律師事務所的馬龍翔律師咨詢處理方案。

    經告知和解釋了我國交強險的相關現行規定,后決定訴至法院請求被告鄒某在交強險限額內優先賠償六原告因黃某死亡造成的死亡賠償金、喪葬費等費用共計110000元;被告鄒某40%的過錯責任在交強險賠償限額外連帶賠償六原告死亡賠償金、喪葬費、交通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費用共計524387元。


    法院審理:

    經一審法審理后,認為黃某的過錯行為是導致此次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應自行承擔60%的責任,而被告鄒某的過錯行為則是導致此次事故的次要原因。

    故法院判決被告鄒某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賠償原告因黃某死亡造成的死亡賠償金110000元;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親屬處理喪葬事宜的費用及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各項費用共計473287元。

    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原告因黃某死亡遭受的損失。


    律師點評:

    本案中,被告鄒某違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七條規定的法定義務,未對肇事車輛投保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使得受害人在獲得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賠付權利無法實現,因此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九條第一款規定“未依法投保交強險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當事人請求投保義務人在交強險責任范圍內予以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支持了六原告要求被告鄒某在交強險范圍內優先賠償的訴訟請求。


    鑒于此,馬龍翔律師提出:如果本案中死者駕駛車輛是他人所有,又該如何處理?其結論是,如車輛所有人將未投保交強險的車輛借給他人,其作為機動車的所有人和投保義務人,未對肇事車輛投保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使得受害人在獲得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賠付權利無法實現。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投保人和侵權人不是同一人,當事人請求投保義務人和侵權人在交強險責任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因此機動車所有人和投保義務人,應在機動車責任強制保險范圍內,與機動車借用人承擔連帶責任。

    倘若機動車所有人將車輛借給無資質或者醉酒人,結合《侵權責任法》第四十九條規定,在借用情形下,機動車所有人對損害的發生有過錯的,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即車輛所有除在交強險范圍內承擔連帶責任外還將對其余責任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相關律師Relevant Lawyers
    <button id="jkyxz"></button>
    <th id="jkyxz"></th>
  • <em id="jkyxz"><acronym id="jkyxz"><u id="jkyxz"></u></acronym></em>